🍯糖渍面包🍞

我对拆逆过敏,不要靠近我。
✨请看置顶。

【安雷】短命鬼。(R18)

☆画手写文,我疯了。【……】

○7500+,想到什么再补吧。

安兔x雷喵(是人形的,可以参考我平常画的他们…只是多了耳朵和尾巴而已。

○比较平淡的日常向小甜饼。是,幼儿园文笔【?

内含R18,有两段车。

OK?


===============

安迷修第一次见到雷狮的时候,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。
阳光隔着落地窗洒了进来,晒得整个屋子暖洋洋的,在这样的日子最适合进行午睡了。他迷迷糊糊听见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,睡眼惺忪的将自己从梦中拉出来。刚从小毯子里探出脑袋找寻主人的身影,却看见一个比自己小了一圈的家伙蹲在旁边盯着自己看。
安迷修吓了一跳,不动声色把半张脸全部裹在毯子里,往后挪了些许。隔着大段距离拱拱鼻子去嗅对方身上的味道,眉头不由自主向下压着。
猫咪因为兔子这番折腾神情不悦了起来,脑袋上黑色毛绒的猫耳抖动了两下,一双菖蒲色的眼睛直愣愣盯着他上下打量,甚至咧开嘴发出声恐吓的气音,随后一只带着尖锐指甲的爪子就拍到了安迷修脸上。安迷修几乎是腾的一下跳了起来,直接扑到主人的小腿上,躲在主人身后警惕看着那只高傲的猫。
天地良心,忽然一只猫闯入自己领地,他还没说什么呢,对方倒是先和他动起了手。
兔兔心里有些委屈,更多的是生气。
鶸。
他看见那只猫站在原地,不屑的瞥了自己一眼,安迷修更气了,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反驳对方的时候,主人一把将他抱起来放到了黑猫的面前。
“安迷修,这是雷狮,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。”
他看见雷狮尾巴愉悦的卷起了个弧度在身后翘着,安迷修在心里悄悄叫了声坏猫猫。




安迷修无意中听见主人和友人打电话,说捡到一只几个月的黑色野猫,见长得好看就带回来给自家垂耳兔做个伴。
兔兔心想,这哪是伴啊,明明就是死对头。
安迷修偷偷看向雷狮,他不得不承认雷狮长得是真好看,略微上挑眼睛,睫毛长长的,鼻梁挺拔……雷狮感受到视线,半眯着眼扭头看向安迷修,嘴角若有若无带着些笑,兔子的心脏顿时跳得噗通作响。
起初那股子野猫劲雷狮就是改不掉,动不动就去翻翻垃圾桶,把卫生纸弄的满地都是,要么就是把兔兔的口粮打翻。闯完祸后慢悠悠跳到桌子上,低着脑袋看手忙脚乱收拾残局的安迷修,眯着眼嘴角勾起带着笑意,舔爪子的模样慵懒中又有点优雅。
安迷修真是气炸了,他捏着拳头警告雷狮老实点。雷狮才不在意他这毫无意义的威胁,反而吐吐舌头。

雷狮比安迷修小一年出生,可长得也飞快,不出几个月雷狮竟然已经比他高出了一截。
猫的玩心重,雷狮仗着自己比安迷修高那么些,就老去折腾对方。兔兔一开始根本不想理他,直到雷狮在家里越来越猖狂。他趁着安迷修不注意咬住兔兔耳朵,拖着在地上跑,安迷修只能被雷狮当拖布一样在地上蹭。安迷修被他折腾得疼了,不由得有些火大,奋起反击,两人便在地上滚作一团,像是在打架。
安迷修把雷狮压在地上的时候雷狮还在笑,他抬起一只手搂住安迷修的脖子,勾着尾巴去缠兔兔身后的小毛球。安迷修一惊赶紧松开手移到旁边去,轻轻咳了两声让雷狮别闹了。

雷狮坏心眼特别多,在主人放好粮食以后马上拿走安迷修的那份。当着安迷修的面两三下轻松跳到冰箱顶上,懒洋洋趴着,尾巴挂在边上一甩一甩很是得意,安迷修仰着头看他,说雷狮你别太过分了。
猫猫反而更开心了,用手指轻轻戳了几下冰箱顶端。
安迷修,你有种上来啊,上来我就给你。
兔兔气不过,就去吃雷狮碗里的东西。雷狮见状也啃了口占为己有的兔粮,结果不出所料同时传来小小的呕吐声。


他们有的时候和主人一起看电视,雷狮高高在上趴在沙发靠背上,安迷修老实蹲坐在地。
喂,安迷修。
猫猫低下头叫他,兔兔抬起头回望。
雷狮说你那想成为骑士的梦想就是从电视上学来的?
安迷修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,雷狮饶有兴趣的看着屏幕上放着的海盗电影。然后对兔兔说那好啊,我要当海盗。
安迷修愣在原地,着急的站起来,扒在沙发边缘盯着雷狮,一本正经的说,你不能当海盗。
雷狮觉得他莫名其妙,从靠背上跳到坐垫上凑上前用鼻子抵着安迷修的,偏过头问为什么。
猫猫呼吸全部喷在兔兔脸上,安迷修不禁有些不自在,脸颊也泛起了奇怪的红晕,他支支吾吾,海盗是坏人,我正义的骑士道是不会允许恶党为非作歹的。
雷狮乐了,他伸手抬起安迷修一边耳朵打趣。那你要制裁我吗,骑士先生。说着更往安迷修面前凑了凑,嘴角轻轻贴上对方的。安迷修腾一下炸了,往后连连退了几步,捂着自己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雷狮。
恶作剧得逞的猫伸了个懒腰趴下,其实雷狮只是看见电视中有人接吻,于是跟着照做。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只是想看安迷修吃瘪罢了。可兔兔就不一样了,他知道应该和喜欢的人接吻,然后心跳加快了许多,剧烈跳动着像是要冲破胸腔。他从手指间的缝隙中偷偷看向雷狮,带着颤音小声询问对方是不是认真的。
【是不是认真喜欢我。】
猫猫不明白兔兔的意思,以为对方是问自己是不是认真的要欺负他。于是雷狮点点头承认,是啊。尾音愉悦上扬着,又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电视上播放着的电影。殊不知安迷修现在内心正在激烈斗争中,过了半响兔兔将上半身趴在沙发上,探着脑袋亲了一下雷狮的脸颊。
我也是。


虽然主人允许雷狮晚上进房间睡觉,但是雷狮也没去过几次,他更喜欢和安迷修待在客厅。兔兔半夜困得不行,埋在毯子里睡的正香。雷狮却精神了,他从沙发上爬起来,看向外面浩瀚星空非要把安迷修扯起来和自己一起看星星。于是他和安迷修裹着毯子,并排趴在落地窗上,呼出的气息喷在玻璃上形成白雾。
雷狮盯着外面的夜空,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他,你见过大海吗,安迷修。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指腹在白雾上画了几道波浪线,当做大海的样子。安迷修翻了翻眼皮,犹犹豫豫说见过,在电视里。
雷狮没忍住笑了起来,说我也见过电视里的。安迷修瘪瘪嘴没有回答了,他有些困,半夜被吵醒本就不太舒服,上下眼皮几乎要黏贴在一起,只能模模糊糊发出单音节当做回应。
过了几分钟,雷狮忽然开口说真想见见大海是什么样的啊。安迷修扭头看向雷狮,雷狮看着外面。那双紫色的眸子被夜空映的发亮,闪着星星点点的光斑。
总会看见的吧。安迷修小声嘟囔,偏过头亲了一下雷狮的额角,把自己埋回柔软的床铺中。


第二天安迷修醒来的时候,雷狮不见了。
他叫着猫猫的名字,在家里寻找那个黑乎乎的踪影。可是哪里都没有雷狮,安迷修趴在阳台的落地窗上往外面看,蓝天镶着白云,天气特别好。是不是主人带雷狮出去玩了呢,可能晚些就回来了吧。他这样想着,直到主人着急的声音响起他才觉得事情不太妙。
雷狮失踪了。
为什么?安迷修不解,他费力的爬上沙发,在雷狮平常睡觉的地方趴下来,闻着上面残留的味道。然后有些难受起来了,雷狮不会回来了吗?他去哪了?他扪心自问了好一会,想不到答案,野猫还是没被驯养成家猫吗。他用脑袋蹭着那块柔软的布料,想象自己是在蹭雷狮,他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。对方匆匆离去,连一句再见也没施舍给自己。不辞而别,还真是过分啊。
主人几乎是想尽一切办法去寻找雷狮的踪迹,可是无果。安迷修也闷闷不乐的,他把雷狮碗里的小鱼干叼出来,丢在地上。期待这时候猫猫冲过来把他的碗打翻,然后他们两个在地上滚作一团打起来,还可以顺便接个吻。


过了一周,或者要更长一点。安迷修在雷狮失踪的第二天把自己的窝推到了落地窗边上,他每晚都盯着天空,想着雷狮此刻会在哪。今晚夜空只依稀亮着的几颗星,安迷修的心思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。拍门的声音把他扯回了现实,他扭过头看着漆黑一片的玄关,担心起会不会是小偷。直到熟悉的声音响起,安迷修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门口。
雷狮?他有些不确定,贴着铁门低声询问。
安迷修,你还要我等多久,快开门。门那边的家伙早就不耐烦了,大声催促起来,安迷修嘘了他两声说你小声点扰民了。在心底默默吐槽着我要是能开门就好了,他一蹦一跳的跑到卧室去咬被子把主人吵醒。雷狮叫安迷修的名字,他叫的更大声了,楼道里面的感应灯亮了一片。沉睡中的人听见了熟悉的猫叫声,一手抱起在床边蹲着的兔子就冲过去开门。
安迷修被主人抱在怀里,他第一次低头俯视雷狮,忽然觉得雷狮瘦了好多。猫猫仰起头和他们打招呼,便自顾自往屋里走。一人一兔悬了许久的心终于放下来了,雷狮像是饿坏了,蹲在食盆边上看着主人叫了两声。安迷修便被放下来,成功在雷狮旁边着陆,他担心的围着雷狮左看右看,雷狮被他看得不自在,用尾巴扫到兔兔脸上叫他走开。安迷修哪里舍得走,生怕雷狮伤到哪了,猫猫埋头认真吃着罐头,兔兔认真看着猫猫,吃了多久就看了多久。
直到雷狮跳回沙发上闭上了眼,安迷修总算是完全放心了,除了不知道从哪蹭了一身灰,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。

嗯……就是脏了些。


结果雷狮第二天一大早就被抱去洗澡了。
安迷修蹲在浴室门口看着被摁在浴缸里喵喵抗议的雷狮,忽然有些心疼,他挣扎的从浴缸里探出个脑袋,向安迷修求救。兔兔只好假装没看见,转过身子蹦跳着走了。雷狮恶狠狠的嚷嚷,说安迷修你给我等着。
过了一会雷狮裹着毛巾被抱了出来,主人坐在沙发上,拿起吹风机给雷狮吹干。猫猫趴在主人大腿上,满脸不爽。兔兔站起身子扒着主人小腿去看浑身湿漉漉的猫,眨巴着眼。雷狮瞪了他一眼,安迷修马上讨好的去蹭蹭猫咪脸颊。雷狮被这样一蹭倒也没什么脾气了,主人把费劲够着脑袋看雷狮的安迷修也抱上了沙发,兔兔坐在猫咪的旁边和他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。问他去哪了,怎么出去那么久。雷狮被吹得头发乱飞,眼睛被刺的睁不开,眯成一条缝,有些得意的给安迷修说自己去找大海了。
那你找到了吗。兔兔也被风吹得凌乱,他抬起手挡住自己额头。雷狮摇摇头说他没找到高高的悬崖,没看见波涛汹涌的大海。但是看见了平静的湖,那个颜色很像是安迷修的眼睛。吹风机发出的风声作响,模糊了话语,两人像站在雷狮描述的,危险而美丽的悬崖边上,被海风吹着。雷狮声音越来越低,兔兔听不清他的猫猫在说什么,好像是在叫自己名字吧。安迷修往前凑去,雷狮明白他的意思,也凑上前,交换了一个久别重逢的浅吻。


○ 安迷修今天很奇怪 【车】


雷狮又不见了。

安迷修早上睡醒的时候扑了个空,冒出脑袋东瞅瞅西看看,还是没找到雷狮。他揉了揉自己作痛的耳朵,指腹划过的时候还能摸到凹凸不平的齿痕。雷狮?兔兔不太确定的问道,害怕那只调皮的猫又从什么地方忽然跳出来,他听见了开门声,慢悠悠床铺中爬出来,看见主人把脑袋上围了个白色喇叭的雷狮放到地上,雷狮套了个重物在头上,路都走不稳,摇摇晃晃的差点要摔跤。安迷修看见他被包了绷带的小腿,看看雷狮套着的伊丽莎白圈。才想起昨天自己不小心咬破了雷狮的小腿,安迷修感到愧疚,又觉得雷狮这样子虽然很可怜但好笑。没忍住眯着眼笑了起来,雷狮气得不行,冲过去要咬安迷修,却被围着的圈阻止了动作。雷狮转换了攻击目标,把垃圾桶打翻,安迷修说雷狮你别用垃圾桶撒气,默默把落出的纸屑塞回桶内。雷狮绕到安迷修身后一脚把他的兔兔踹进垃圾桶里,说这个桶套在你脑袋上也挺合适的嘛。


后来安迷修和雷狮又糊里糊涂做了几次【车】



这年冬天刚到来的时候雷狮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依旧和安迷修打打闹闹。
不过安迷修好像斗不过他了似的,以前两个人疯来疯去能折腾好久,现在刚闹腾一会安迷修就气喘呼呼的叫停。雷狮觉得没劲,就数落那只败阵的兔兔。安迷修便很无奈的任由雷狮嘲笑他,湖绿色的眸子望着对方。雷狮被看得不自在,就问安迷修你看我干什么。
兔兔偏过头笑的很温暖,说你好看呀。
猫猫更难为情了,别开脑袋,尾巴在身后烦躁的甩来甩去,甚至有些炸毛。那随便你吧,猫猫转过身去扒拉已经被磨破了一大块的沙发角。


又过了大段日子,天气越来越冷,开了地暖的家里热乎的不行,只是雷狮一直不喜欢睡自己的猫窝,基本躺都是在柔软的沙发上,地暖传不到上面。晚上雷狮觉得冷了,就理直气壮的钻进兔兔柔软的窝里面。安迷修的床贴着地面,很暖。两个人一起挤在安迷修那条蓝黄色拼接的小毯子里面,在里面看云,看雪,看星星。
几年前他就习惯把安迷修那只大大的耳朵掀开,盖住自己的脖子。安迷修一开始还不乐意,嚷嚷着说雷狮你不要咬我耳朵,真的很痛。久而久之他发现雷狮睡觉时似乎对他耳朵没有什么非分之想,就由着他去了。


冬天过去了大半,春天快要来临了。

但是雷狮发现安迷修最近吃的东西越来越少了,行动迟缓了很多,一天比一天睡得更久。
猫的第六感是很准的,他往着那处想,又觉得不应该。
难道那么短吗?
他不理解。
夜深了,冷白昏暗的月光从窗外打进来。
雷狮看着安迷修趴在地上的睡觉的样子觉得又好气又好笑,他走过去没好气的踢了一脚兔兔的腰,安迷修被吓醒了,揉着眼睛坐起身子问他怎么了。雷狮那句话在口中含了很久还是被咽下了肚,他吸吸鼻子,露出一副和平常一样横行霸道的表情,把兔兔往旁边推了些。
他说你挡着我路了,是想被踩吗。
安迷修只好点点头说抱歉,是地面太暖了,不小心睡着了。一边缓缓向着柔软的床铺移动。雷狮心里五味陈杂,看着安迷修的背影,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鼻酸。他一步步走过去,扒住安迷修的肩膀,兔兔回过头,疑问的话语却被对方的吻堵在口中。柔软的嘴唇贴在嘴角,便没了动作。这个吻里面夹杂了太多东西,喜欢,难过,不舍……全部被揉成一团,叼在雷狮口中,安迷修被迫与他一起品尝这份苦涩。
这算是什么,离别前的温存吗?
雷狮脱了力,把嘴唇移开来。半靠在安迷修身上,把脑袋靠在对方的肩窝。后者赶忙伸手搂住他,一起跌在柔软的床垫上。

雷狮,你怪怪的,心情不好吗。

安迷修轻轻拍了拍雷狮的背,轻声细语的询问。这句话仿佛是什么尖锐的东西,狠狠戳向了雷狮内心那处柔软的地方,头上那对猫耳第一次耷拉下来了,他将脑袋躲在安迷修的身后,不让对方看见自己这幅样子。
两个人静静地抱着,或许只有几分钟,也或许抱了很久。安迷修对时间的感知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,他轻轻地往前扑去,把雷狮压在自己身下,就像以前一样。
雷狮瞪大了眼睛,盯着安迷修那张蠢得要死的笑脸,很想哭,他忍住了,眼眶却红了一圈。安迷修摸摸雷狮的脑袋,说早点睡吧。兔兔凑上去想吻猫猫的额头,却被雷狮伸出的拳头阻止了动作。雷狮现在只想一拳揍在安迷修脸上,他想大喊,他想抱抱安迷修,他想和安迷修接吻,他想和安迷修再多在一起那么几个冬天。

他们还没一起去看过大海,他不甘心。

那只手在空中悬了很久,忽然捏紧了拳头,指甲都镶嵌到肉里,而后又松开来了。雷狮沉默着往旁边挪了挪躺好,一如既往掀开了兔兔那只大大的耳朵,不过这次是盖在了脸上。安迷修也不做声了,他慢慢趴下,把脑袋往雷狮那边倒去。紧紧靠着自己的猫,偏过头亲昵的蹭蹭对方。
雷狮没接触过死亡,只在电视里面了解了少许,他紧闭着眼睛,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胡乱放着之前电视上播的片段。安迷修没有受伤,没有鲜红的血液从体内涌出,这不应该啊,为什么?他又想起每当有人离去的时候,生者总是露出悲伤的表情。这还真是不公平,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要难过?雷狮心情复杂,不知道怎么描述,只能把自己和电视中那些人划上了等号。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难过,可是现在他的泪腺不受控制,往外涌出,濡湿了覆盖在脸上的白色绒毛。

安迷修本来已经快要睡着了,被耳朵上湿漉漉的触感拉回了神。雷狮,你是不是哭了。兔兔的声音哑哑的,特别低,像一潭结了冰的湖水,只是雷狮再怎么丢石子都没法打破冰层。
雷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,然后他觉得自己这幅样子特别可笑,特别滑稽。可是泪水还在抑制不住的溢出眼眶,他瞪圆了双目,带着气音嗤笑着,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笑对方,忍不住骂安迷修是短命鬼


安迷修无法反驳,只能跟着无奈的笑笑。他悄悄扭过头看向外面黑压压的天空,看不到一颗星星。他忽然觉得有些遗憾,没能看见雷狮的眼睛。

他的天空湿了。

兔兔靠向猫猫,安静睡去。
晚安。


=================



断断续续写了两三天,总之希望看完以后能有个评论吧!【……】

其实还有脑了两段的,懒得写了,我只是想写结尾而已。【?】

评论(63)
热度(1606)

© 🍯糖渍面包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