🍯糖渍面包🍞

我对拆逆过敏,不要靠近我。
✨请看置顶。

【安雷】過境(01)

我流大學趴。

平平淡淡的學院向流水账。

大二計算機學院安迷修x大一藝術學院雷獅。

【好像沒什麼用但還是寫出來好了。】


学校的选课制度可以说十分不友好了,思修马哲毛概等一系列思政必修课都得靠抢课来随机抽签获取。而安迷修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,周围的同学不是在大一就早早修完了所有科目,也就是只差那么个一门,可两学期下来自认不算非洲人的他却怎么都没能抢到一科。安迷修郁闷极了,思来想去觉得……或许上天是为了先让他把通选课学分修满吧,他这样自我安慰道。


这学期刚开学,安迷修用一杯奶茶来拜托欧神室友帮忙抢课,果不其然在三百五十六分之一百二十八的几率中幸运中标,然后安迷修设了凌晨三点的闹钟,用室友的账号退了课自己再趁机捡漏,为了一门思政课这一阵操作下来也是挺不容易的。于是在同班同学都开始选修通选课的时候,安迷修成功混入了进修思政课的大一新生之中。



教室里的空调前后各一台,九月初的气温还没能降下去,人群密集的教室更是空气混浊,让人呼吸困难。何况这种开卷考试只需要一本书翻翻写写就肯定不会挂科的科目,学生们更是一团全部都窝在教室的后排。前三排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第一排永远不会有人坐,而二三排就是留给那些想要认真听课的好学生了。

安迷修进教室的时候距离上课还有十分钟,人群是从最后一排开始蔓延的,三好学生安迷修自然归在了认真听讲区,他选了个方便看投影屏空调又能吹到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
雷狮来迟了,铃声落下时才从后门溜进教室,他本想找个角落坐着混过一节课就走,但教室尾部乌泱泱塞满了人,无处落座。这种整个学校混杂在一起上的大课都是扫码点名机制,趁着投影屏上的二维码还没消失,雷狮站在原地掏出手机扫了码,转身就想离开,却不料和老师对上了视线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
虽然雷狮并不是什么乖乖宝贝,但是思政课课挂科的后果还是非常严重,雷狮没了办法,只好在老师注视下假装寻找同伴,他在走道左顾右盼想找个不那么靠前的位置,可过了十多秒还是没能寻得空位,只得硬着头皮走到余位不多的第三排,然后他抬起手指敲了下桌子,把正在课本扉页一笔一划工整写着名字的安迷修唤回了注意力。


“请让一下。”


安迷修闻言皱了下眉头,对方这种即便带着敬语但还是十分不礼貌的语气,实在让人听起来不太舒服,他抬起眼和雷狮对视了一会,好像是想说些什么的样子,但碍于是上课时间也没说出口。最后只是侧开身子留了一道可以过人的缝隙,雷狮倒也不客气,直接蹭着安迷修挤进了靠里位置,在两人中间空了个座位,毕竟没人会愿意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靠在一起坐,更何况是炎热的大夏天。


雷狮把书包丢到他们中间没人坐的空位,也没拿出课本,直接把手搁到空荡荡的桌子上,自顾自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,把挂在脖子上的耳机塞回了原位。


老师在讲台上放着枯燥乏味的课件,所谓的知识点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屏幕,坐在后排良心不安的学生选择举起手机拍几张照片存下笔记,而死脑筋安迷修奉行着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老一辈口诀,埋着头在旁边奋笔疾书摘抄。雷狮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游戏的,靠在椅背上操控着手机里的角色,然后他忽然低声骂了句,将屏幕暗了几度的手机往桌子上一丢,啪的一声把安迷修吓得一竖都写歪了些。雷狮伸展了下手指,敷衍看了下白底黑字带着绿色花边的投屏,又垂下视线,复活倒计时旁边就是安迷修写了大半页的笔记,雷狮见状不由得嗤笑出声。


居然真的会有人在这种开卷考试的课程上认真听讲?可真是神奇,不过这种人有九成只是为了博得高分而已,谁知道是不是装出这幅爱学习的乖宝宝样呢。哦,对了,剩下那一成就是傻。雷狮把重新亮起的手机捞了回来,将注意力又全部放回了游戏上。


安迷修抢救完写歪的那个字,又把PPT整段文字内容完完整整抄写了遍,才抬起头侧眸子看向雷狮,心想这人可真是胆大,坐在前排还光明正大塞着耳机打游戏……而且老师还对他视而不见?这到底是什么魔法。不过看来这人是那种来大学混吃等死虚度光阴的,安迷修在心底偷偷给旁边这个素不相识的人贴上了标签。


两人几乎同时将对方归在了自己并不会相处的人之中。

可思政课有不可避免的、十分麻烦的一件必经事项,那就是分小组进行课外调查活动。

临近下课,老师慢悠悠将课本立在讲台上:“那我们分下组,分组原则很简单,既然大家都已经坐在一起了一下午,想必相互已经很熟悉了,那大家就和周围的人一组吧。”

众所周知,坐在一起的人不一定是朋友,还有可能是没有找到座位的人。



雷狮一脸事不关己地摆弄手机,安迷修则还没运量好一个适合的开场白,结果就是安迷修和雷狮相对无言。最后还是坐在后方的同学走到旁边,才打破了两人间尴尬的沉默,那个人戴着厚重的眼镜,用食指扶起快要落到鼻尖的框架,问安迷修是不是和他们一组。安迷修赶忙点点头说是的,然后转过头看向心不在焉还带着耳机的雷狮,小声补充道,还有他也是一起的。

其他的组员已经建完小群了,只剩下安迷修和雷狮还没有加入,那个人看了眼垮着脸一副爱搭不理的雷狮,最终选择了看起来面善的安迷修,他压低了些声音:“那你加我,我拉你进去,你把他也拉进来吧。”

安迷修保持着微笑,直到进了群以后才感到头疼。他不是很想和雷狮说话,不是他对雷狮有偏见,只是觉得他们两个人并不是同一条道上的人,生拉硬扯只会让双方都不舒服,更何况雷狮看起来对于有人过来找他们这件事丝毫不上心,直到现在还捏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,手指倒是动得飞快。


交代完所有事情离打铃还有两分钟,老师也不拖堂,干脆提前下课了,教室里的学生一哄而散全部都往外冲去。雷狮也起身,提着背包站在安迷修旁边,没有说话,只是高耸耸站着,视线盯着手机屏幕没有挪开半分。是个人都能明白雷狮的意思,毕竟他现在就差在脸上写让我出去四个大字了。


可安迷修就是不挪位置,他反而仰起头小心翼翼问道:“那个…同学?”雷狮不知道是真没听到还是故意不理安迷修,安迷修坐在原处,拍他大腿也不是,大声叫他也不是,只好也站起身来,伸手在雷狮周围用力晃了两下。雷狮这才抬起头,拽下一侧耳机往旁边歪了下头和安迷修对视,安迷修这才发现雷狮有一双偏向红的紫色眼睛,眼角略微向上挑起,睫毛很长,黑黑浓浓的很是好看,此时正因为困惑而眯起了些看起来带着说不清的笑意,然后安迷修组织了下措辞。

“呃……同学,我们一个组的。”

“噢。”雷狮应道,作势又要把耳机塞回去,安迷修见状立马接上了话:“要进群来着。”

“好。”雷狮用食指和拇指捏着耳机线,漫不经心转着圈。

“……那我们加个微信吧。”安迷修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仿佛是一个正在搭讪的毛头小子,雷狮倒是一脸毫不在意轻轻笑了声把二维码点开,将手机推到安迷修面前。相比起安迷修略显幼稚仿佛还没从中二毕业的名称来看,雷狮简简单单的一个流星Emoji看起来竟还有几分可爱。


手机发出短促声响,雷狮把手机转回面向了自己,看着「最后的骑士」五个大字险些没笑出声,他忍着笑点下了同意好友申请的按钮,对着备注页面问道:“名字?”


“安迷修。”雷狮闻言翻翻眼皮,表情似乎有些困惑,于是安迷修举起书向对方展示扉页的名字:“……是这三个字。”


“还真是个奇怪的名字,你是外国人吗。”雷狮带着明显的笑意评论道,安迷修被这一句话堵的没了声响,雷狮看了下安迷修紧抿的嘴角,觉得更加好笑了,但还是轻轻送上了自己的名字:“雷狮,雷霆的雷,狮子的狮。”


安迷修也没好再说些什么,只是接上话头:“那我把你拉进小组的群里了。”

“好,还真是麻烦你了,也麻烦你让一下了。”雷狮的语气没什么起伏,听起来冷冰冰的,反而还有点嘲讽的意味在里面,安迷修无言往后退了两步,站到桌子旁边看雷狮从边上经过,任由飘扬的巾尾蹭上自己小臂。


雷狮……明明这个名字也很奇怪吧。

安迷修看着雷狮头也没回的背影想到,就和对方头顶那个印着五角星的、双尾拖的很长的白色头巾一样奇怪。

他合上了课本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可以的话请给我评论!

是真的很不擅长写这种故事了T T!

犹豫了很久还是把这个去年六月想写的梗翻出来写了…


评论(11)
热度(164)

© 🍯糖渍面包🍞 | Powered by LOFTER